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 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 (234cm×52cm×8)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青天何历历,明星如白石。黄姑与织女,相去不盈尺。银河无鹊桥,非时将安适。闺人理纨素,游子悲行役。
瓶冰知冬寒,霜露欺远客。客似秋叶飞,飘摇不言归。别後罗带长,愁宽去时衣。乘月托宵梦,因之寄金徽。《其一》
高楼入青天,下有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白玉堂。明月看欲堕,当窗悬清光。遥夜一美人,罗衣沾秋霜。含情弄柔瑟,弹作陌上桑。
弦声何激烈,风卷绕飞梁。行人皆踯躅,栖鸟起回翔。但写妾意苦,莫辞此曲伤。愿逢同心者,飞作紫鸳鸯。《其二》
长绳难系日,自古共悲辛。黄金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高北斗,不惜买阳春。石火无留光,还如世中人。即事已如梦,後来我谁身。
提壶莫辞贫,取酒会四邻。仙人殊恍惚,未若醉中真。《其三》
今日风日好,明日恐不如。春风笑于人,何乃愁自居。吹箫舞彩凤,酌醴鲙神鱼。千金买一醉,取乐不求余。达士遗天地,
东门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有二疏。愚夫同瓦石,有才知卷舒。无事坐悲苦,块然涸辙鲋⑽。《其四》
清都绿玉树,灼烁瑶台春。攀花弄秀色,远赠天仙人。香风送紫蕊,直到扶桑津。取掇世上艳,所贵心之珍。
相思传一笑,聊欲示情亲。《其五》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运速天地闭,胡风结飞霜。百草死冬月,六龙颓西荒。太白出东方,彗星扬精光。鸳鸯非越鸟,何为眷南翔。
惟昔鹰将犬,今为侯与王。得水成蛟龙,争池夺凤凰。北斗不酌酒,南箕空簸扬。《其六》
世路今太行,回车竟何托。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万族皆凋枯,遂无少可乐。旷野多白骨,幽魂共销铄。荣贵当及时,春华宜照灼。
人非昆山玉,安得长璀错?身没期不朽,荣名在麟阁。《其七》
月色不可扫,客愁不可道。玉露生秋衣,流萤飞百草。日月终销毁,天地同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枯槁。蟪蛄啼青松,安见此树老。
金丹宁误俗,昧者难精讨。尔非千岁翁,多恨去世早。饮酒入玉壶,藏身以为宝。《其八》
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天地一逆旅,同悲万古尘。月兔空捣药,扶桑已成薪。白骨寂无言,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青松岂知春。
前後更叹息,浮荣安足珍?《其九》
涉江弄秋水,爱此荷花鲜。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。佳人彩云里,欲赠隔远天。相思无由见,怅望凉风前。《其十》
仙人骑彩凤,昨下阆风岑。海水三清浅,桃源一见寻。遗我绿玉杯,兼之紫琼琴。杯以倾美酒,琴以闲素心。
二物非世有,何论珠与金。琴弹松里风,杯劝天上月。风月长相知,世人何倏忽。《其十一》
去去复去去,辞君还忆君。汉水既殊流,楚山亦此分。人生难称意,岂得长为群。越燕喜海日,燕鸿思朔云。
别久容华晚,琅玕不能饭。日落知天昏,梦长觉道远。望夫登高山⒇,化石竟不返。《其十二》

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。甲午春 岱崐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邓代昆的艺术成就,不仅体现在他书法上的独树一帜,开辟一家之风,还体现在他对艺术创作的深入见解。邓老师从小便对古籍经典了熟于心,传统文化并没有对他现代书法的创新形成壁垒。邓老师说,“传统文化是中国几千年文明的精华,它博大精深,却也缜密严谨。我的创作虽天马行空,却从没有脱离传统文化,因为它是根基、是本源,是我创作的不竭源泉;我的草书不仅严承师法,却也背叛师门。在我扎实学完颜真卿、王羲之的碑帖,怀素、张旭的狂草后,我就开始‘背叛’,去创立自己的风格。”邓老师认为,“传承传统是每个艺术家的必练基本功,当你对不同风格的章法结构、笔点线面的技法烂熟于心时,你才能随心而走。没有根基的创新便是风中楼阁,飘摇不定。俗话说‘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’所以要做到‘变’,必须做好‘承’。”
摘自——李林《一位“草行者”的半世修行》

邓代昆书李白《拟古十二首》章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  

邓代昆,四川省成都市人。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、学术委员会主仼,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,成都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,成都市“非遗”专家,国家一级美术师,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四川省对外交流文化礼品创作特别指定书画家。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导师工作室第二届书法精英班、学术理论班结业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中囯文物学会会员,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,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员,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,四川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、理论委员会委员,四川省草书学会常务副会长,四川省书学学会副会长,四川省美协会员,四川省作协会员,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顾问,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书法专委,成都市政协画院艺委。